抢人、违约,一场1000万引发的"血案"_财经
原标题:抢人、违约,一场1000万引发的”血案” 作者:王小哼 转载授权(文末留言,或添加微信:17717324202) 作为B站科普区两大牌面之一的“巫师财经”,在6月14日高调宣布退出B站,未来新栖息地“另作安排”。 巫师财经是一位财经金融领域的视频创作者。尽管它曾因洗稿、伪造人设等行为被“锤”,但这并不妨碍它在B站创下过两个月涨粉超百万的“奇迹”。 它和“半佛仙人”、“罗翔说刑法”等创作者,让B站知识类视频内容社区在2019年末、2020年之初充满活力。 1000万终结合作关系? 但是在离开B站的时候,巫师财经却颇有点“撕破脸”的意思。 巫师财经和B站,本应相得益彰,就算分别也要好聚好散,为什么会走到如今公开决裂的地步? 不论是按照B站的说辞还是巫师财经的声明,这件事的经过本身并不复杂。 对于巫师财经的离开,B站发布公告称,巫师财经与国内某视频平台签订了排除B站的内容合作协议。而B站此前已与巫师财经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巫师财经单方面违约。 江湖传言,B站口中的“某视频平台”则是不差钱的头条系,具体平台则为西瓜视频,合作的金额也高达1000万两年。巫师财经的“另作安排”,实则是见钱眼开。 当事人巫师财经则声明表示,他们虽然早在2020年4月,就收到了B站接洽内容合作事宜的邀请。但是随后,他们拒绝了和B站继续合作的协议。 但B站方面始终认为,巫师财经和B站的合作协议是有效的,并且向他们“强行转账”。 于是,巫师财经开始公开“手撕”B站,先是发视频,然后又凌晨发声明,言辞中不乏激烈之处。 B站的回应也非常及时。第一次回应间隔只用了半天时间,第二次则只有几个钟头。B站方面展示了包括邮件、合同在内的一系列“证据”,直指巫师财经违反协议规定。 很快,巫师财经发布针对B站声明的第二次回应,称在己方已经发函撤回签字的14天后,B站却寄来合同与款项,试图造成协议已签署的既定事实。对于合同是否生效,愿意通过法律途径举证解决,承担相应责任。 总之,这是一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纠纷,无论法律上的结果如何,巫师财经离开B站,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B站迫切“出圈” B站的气急败坏背后,也是其对破局的殷切期盼。 长期以来,B站的关键词都是小众和二次元。 但近两年,这一格局正在发生变化。 一方面,随着老用户成年以及走上社会,兴趣渐渐扩展至生活、学习、财经等全领域。 B站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B站学习类UP主数量同比增长151%,学习类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274%,全年泛知识视频的观看用户数突破了5000万。 随着B站通过新设知识分区,B站把开屏页都改成了“你感兴趣的视频都在B站”,B站破圈的目标可见清晰而有力度。 另一方面,B站现在也面临商业化转型需求。 数据显示,2019年,B站净亏损13.036亿,同比扩大近130%,离盈利仍然遥远。持续亏损的情况下,B站迫切需要向资本市场讲出新的故事。 作为在B站成长起来的“黑马”UP主,巫师财经斩获了2019年新人UP主奖,同时积累了超过300万粉丝。 非ACG内容的火爆,也意味着B站的出圈战略逐渐成功,不同用户群体涌入B站,B站的流量也水涨船高,从上市时月活7180万达到如今的1.72亿;B站业务从视频延展到直播、电商等领域,也助推B站的商业价值节节攀升。 有业内人士认为,以财经为代表的垂直内容出现,正好处于B站主流化、破圈的背景机遇之下,因此巫师财经获得了B站的扶持。 凭借“过硬的专业知识”和“能引起共鸣的文案”,用户在观看巫师财经视频的过程中,对资本市场有了直观认识,同时也能够感受到硬核财经类节目的妙趣横生,进一步增强了其影响力。 而作为曾受平台重点扶持的头部财经内容生产者,巫师财经的高调退站行为,对正在扩充内容品类的B站的影响,十分沉重。 互联网从来都是无限战争的游戏。 B站有耐心完善生态,但当UP主与B站确定“婚嫁协议”前,遇到更合适的“如意郎君”,意马心猿就难以避免。 对于B站的UP主来说,“如意郎君”就是实力更强大的字节跳动。 信奉“大力出奇迹”的字节跳动,在补足某些领域内容缺失时,曾有过出高价大规模挖角的先例。 2017年,头条系的悟空问答一口气挖走了知乎数百位大V。 据悉,当时有300名知乎大V与头条有接触,很多人惊呼知乎是否会因此出现内容坍塌。 但此后,悟空问答团队在2018年7月完成转岗,整体划转至微头条团队,悟空问答挖角大V迎战知乎的策略也宣布失败。 失利过的字节跳动,似乎并没有遗弃这一套打法。 尤其在字节跳动打通抖音、西瓜和火山视频的内容体系后,6月15日晚间再次更新了今日头条App,“长视频缓存功能”与“视频创作者接入创作者权益体系”两项更新,直指UP主最关注的收益事宜,同时也说明字节跳动对视频内容的渴求再度增加。 2020年6月,B站就为这类内容开辟了专门栏目“知识区”,推出了知识官招募令计划,为创作者提供百万奖金加上亿流量的扶持。 而西瓜视频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发起了“西瓜活字计划”,投入一亿元现金+价值一亿元的流量,招募文字创作者“转产”视频。 头条的精准打击对B站而言是致命的。 正如巫师财经的退站视频所表达,“用爱发电”终究只能是年少轻狂时的信奉,如今,更希望平台能够提供高薪,让创作者不为商业广告发愁,能够安心做内容。 平台发工资这一措施,对商业化能力不足的UP主确实很有吸引力,毕竟比不了头部UP主的广告投放价格在50万左右,很多UP主的单条视频价格在5-10万元。 尽管价格已经不低,但是对于很多产量很低的硬核内容玩家来说,这些营收能不能覆盖团队成本,仍然是个问题。 而且B站缺乏类似抖音“星图”这样的商业化平台,很多UP主接单创收能力并不稳定,头部UP主巫师财经的出走,让他们看到了其他可能,甚至直接产生动摇。 反观新东家头条系,商业变现已经非常完善,不缺资金但缺乏优质内容,尤其西瓜视频本身的PGC、UGC内容更是弱项,如果能够引入一批优质内容创作者,能迅速补充出优质内容。 对于平台来说,获得一个头部创作者,意味着在这一领域抢得先机,迅速抹平和竞争对手的差距。 不好意思,钱真的是万能的 这种现象在游戏主播领域也非常普遍,一些头部游戏主播就屡屡曝出几百万、上千万的天文数字违约金事件。 最近,斗鱼诉知名电竞选手、主播韦神一案的判决结果显示,在合同期内从斗鱼“跳槽”到虎牙的韦神,其行为构成“故意根本违约”,需要向斗鱼支付违约金8522万元。 而斗鱼在2020年一季度的净利润不过2.97亿。对于平台和主播来说,这笔钱都不算小数目。是什么让内容创作者不惜拼上争议和堪称天文数字的金钱,也要换一家平台另起炉灶呢? “主播跳槽去的平台,一般会为主播支付前东家的违约金。”一位熟悉游戏直播行业内情的人士表示。这种情况,有些类似体育明星在俱乐部之间的“转会费”,只不过以违约金的形式表现了出来。 平台看似财大气粗,但也不是“不用掂量钱包的重量”。 当年的熊猫直播,凭借着王思聪的“钞能力”,为从其它平台上挖来的头部主播支付了大笔违约金。 挖曹悦的360万违约金、挖“主机一哥”王亮的192万……一笔笔违约金开支流水般烧掉,还没等到赚钱呢,这些违约金就慢慢成了压垮熊猫直播的稻草。 平台与内容创作者,好比水与船的关系,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虽然比起熊猫,头条系要坚挺得多,但是对于巫师财经来说,如果真的是跟传闻中的西瓜视频签约,恐怕算不上台明智。 换了平台就等于换了受众,为了一两个喜欢的UP主“迁移”到其他的平台,那就太小看B站的用户了。 西瓜用户跟B站用户重合度很低,巫师的内容在 B 站渴望长见识的年轻人群受欢迎,不一定意味着在西瓜视频能同样受到追捧,不管是年轻层还是用户的喜好,都跟B站千差万别。 不过,如果让我在用爱发电和1000万中做选择,我还是选1000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