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高西低中塌陷,中西部高校如何突围“双一流”_建设
原标题:东高西低中塌陷,中西部高校如何突围“双一流” (西安交通大学校园) 我国高校在空间布局上,呈现“东高西低”格局。137所“双一流”大学,中西部合计不到50所。 日前,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印发《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支持西部地区高校“双一流”建设。 在西部有政策、东部有资源的背景之下,中部地区的河南、山西、江西等地成了重点大学的洼地,有人称之为“塌陷”。 今年是首轮“双一流”建设的大考之年。建设计划每五年一个周期,2016年开始的一轮建设在今年结束,将重新确定下一轮建设范围。 “双一流”意在打破名校身份固化,建立滚动淘汰机制,中西部又当如何突围? 西部一流 加快落实区域发展战略,继续推动西部大开发,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推进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政府工作报告为教育划重点。 根据《西部大开发“十二五”规划》,西部大开发的范围包括四川、陕西、云南等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加上湖北省恩施、湖南省湘西、吉林省延边州),面积超600万平方公里。 虽然无法与东部相比,但西部地区不乏知名高校,四川有川大与电子科技,陕西有西安交大与西北工业,甘肃有兰大,重庆有重大。 不久前软科发布了2020软科中国大学排名,西安交大位列西部高校榜首,全国排名第11,川大全国排名第16,西北工业和电子科技分别位列28和32名,重大和兰大排名第34和第40。 若论高教实力,陕西、四川当为双子星,各拥有8所“双一流”高校,占据半壁江山。这意味着,西部其他地区如内蒙、重庆、云南等资源不均。 内蒙“双一流”只有一所内蒙古大学,而且只是一流学科建设高校。为了让内蒙加快建设“双一流”,又有人打起了合并高校的主意。 日前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有呼声将内蒙古工业大学和内蒙古科技大学合并,“相信在理工科真正会有一个塞北清华,最终成为双一流大学。” 合并理由认为,内蒙古工业大学和内蒙古科技大学属于自治区财政供应,在固定的资金条件下支撑两所类似大学,有可能限制发展教学成果。 一边是西部建设“双一流”的难,另一边西部名校却在东部寻找发展机会。东进江浙,南下广东,东部的资源优势颇具吸引力。 2019年,西安高校“二当家”西北工业大学太仓校区破土开工,太仓是由苏州市代管的县级市,毗邻上海宝山和嘉定。 东高西低 资源供给不平衡,造成我国高校在空间布局上的不平衡,呈现“东高西低”的格局。同样是985高校,兰大2018年的决算经费仅为浙大的1/5。 西安工程大学校长高岭在两会期间指出,建设资金投入不足、高层次人才引育困难等条件,制约着西部高校的“双一流”建设。 陕西财政高等教育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居全国前列,进一步扩大支出规模的空间非常小,高等教育生均拨款水平连续5年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由于中央下划高校较多,加大了本就紧张的陕西高等教育经费的供求矛盾。 深圳大学校长李清泉指出,以部属高校为主体的“双一流”建设高校,和其他高校之间的发展失衡问题,越来越突出。 与东部相比,西部少有教育部直属高校。受办学经费拨款体制、教育资源配置模式、地方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地方与部属高校差距拉大。 河南大学校长宋纯鹏指出,2019年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预算经费超过100亿元,除了江浙沪等东部地区的一些地方高校外,绝大多数其他地方高校年度经费不足20亿元,有的只有几亿元。 基于此,在条件具备的省遴选一到两所具有鲜明行业背景和较强实力的地方高水平大学,开展省部共建一流学科,成为不少西部高校的呼声。 早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记者会上,针对加快中西部高等教育发展问题,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曾重点谈到部省合建。 陈宝生指出,13个省、自治区没有部属高校,再加上生产建设兵团,这14家是“13+1”。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教育部在过去省部共建的基础上搞了一个升级版,建立了一个部省合建机制。 从省部共建到部省合建,是一大跨越。这些学校被列入部属高校序列,相当于准部属高校身份。 中部塌陷 将视线移向中部地区,河南、山西、江西等地,皆是重点大学的洼地。 以“高教盆地”江西为例,环江西一带的省份,浙江安徽有浙大和中科大,广东有中大与华工,湖南有湖大跟中南,湖北则有武大加华科。 整个江西,只有南昌大学是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南昌大学是全国百强高校,但综合排名处于前百的中后位置,近年还跌出过前百。江西省头部高校尚且如此,其他高校如江西师大、江西理工、江西农大等,在全国范围内更加鲜为人知。 其实,江西高校并不少。截至2019年,江西省共有103所高校,高校总数排名全国第12位,属于中等偏上水平。不过,在学科评估中的拔尖学科少之又少,没有拔尖学科怎么打造“双一流”? 就在江西学子感到委屈时,河南学子发来慰问。河南一亿多人口,高考人数突破百万,也就郑州大学、河南大学进入“双一流”队列。 山西只有一所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太原理工,前阵子网红教授郑强从浙大空降太原理工,为学校刷了一波存在感。山西高校显得有些落寞。 东部有教育资源的富集,西部有资源配置的倾斜,中部反而落后。1999年,三地区高校生均教育经费支出分别为17450、13281、11603元,梯度递减格局明显。2011年则分别变为27442、18375、22644元,出现了“中部塌陷”现象。 不均衡的现状,让中西部高校大多流向东南部发达地区。位于华中的湖北坐拥7所“双一流”高校,省会武汉更是高教之城,武汉大学还是从珞珈山下奔向深圳,想要异地办分校区。 武大深圳校区黄了,教育部收紧异地办学政策,“不支持具有本科教学功能的异地新校区建设”被特别提出,指向人才培养须反哺当地建设。 专家指出,中西部高校要想争创“双一流”,还是扎实建设好自身专业做出区域特色,使之符合国家发展的战略方向,更好地服务当地建设。 如今,大学已进入内涵式发展阶段。中西部高校应注重把内涵建设这一概念落实到实处,用可见的细节化的内容,构建自身的评价体系。 参考资料: 《全国政协委员宋纯鹏:建议释放更多政策空间 支持非教育部直属“双一流”高校发展》,2020年5月23日,大河网 《西部地区高校“双一流”建设要闯出一片新天地》,2020年5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网 《这个最没存在感的省份,真的太缺大学了》,2020年5月12日,有间大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